因為胎兒為重型海洋性貧血的關係,

我們不得已得在17周時引產,

引產≠流產,

因為我的寶寶還有心跳,

還在呼吸…

是因為不得已的情況,

我不得不用催生的方式提早把她生出來

 

李醫師告訴我,

催生是從陰道口塞入一顆藥,

約6-7小時再塞入第二顆,

這樣的療程快則半天到兩天,

再不行就要用一顆什麼氣球擴張,

也有5%的人生不出來,

就只能剖腹

 

7/16下午2點住院,

3點進手術房塞藥劑,

醫生從陰道口那塞入一顆藥劑,

可能是要等藥劑完全進入發揮藥效,

所以產房護士請我先躺在手術台上休息,

望著天花板,望著大大的手術燈,

眼淚已經不聽使喚的一直流,

所有畫面全湧上,

說了無數的對不起,

也一直反省我有沒有亂吃東西,

躺在我旁邊那台是個等等晚上六點要剖腹的雙胞胎媽媽,

產房護士例行性的幫凖媽媽聽胎兒的心跳,

很殘忍嗎!很不捨…

但讓我訝異的是!

產房護士問了凖媽媽一句「妳有做地中海貧血檢驗嗎?」

凖媽媽很納悶的回答說「沒有耶!」

之後產房護士遞了好幾張衛生紙給我,

告訴我遇到了就勇敢面對,

告訴我之後肚子會開始陣痛是正常,

會痛才會生,

幫我穿上免洗內褲後,

扶我下床走出手術房,

就這樣我眼眶含淚的走出手術房,

老公看到我還以為很痛所以我哭了

 

原先7點要塞第二顆藥的,

但我的主治在幫那位雙胞胎媽媽接生,

所以一直等到晚上快11點,

才由毛醫師來病房幫我塞第二顆藥劑,

毛醫師跟護士說只開半指,

左手握著保安宮註生娘娘的護身符,

心想…加油呀…

竟然是事實再怎麼樣都希望能順利不是!

12點多,有人開了病房門,

是李醫師,他還穿著手術衣,

看來是剛下手術台就來看看我的狀況,

順便再告訴我之後整個療程,

我和老公都有嚇到,

零晨...第二顆藥劑發揮藥效,

我痛到整夜沒辦法睡,

之後約半小時吐一次,

都吐黃色液體,

後來實在不行還叫護士,

天曉得那護士很不專業的幫我檢查開幾指,

老娘我痛到一個快生的痛,

很不舒服…很不會耶她,

30秒的判斷她用了快三分鐘

痛到我都想甩開她的手,

大約4點多我看著電視上的時間,

已經約二分鐘痛一次,

能轉移注意力的方法我全用了,

念佛號、呼叫保生大帝、呼叫註生娘娘、拉梅茲呼吸法…

 

7/17早上6點多李醫師又來了,

兩顆眼白都是紅的,

感覺就是剛睡醒,

還交待剛好來量血壓的護士多注意我的狀況,

不管是不是例行話語都讓我覺得很安心,

重點是我已經痛到沒有表情

 

早上7點多護士檢查時還是半指

快8點吧就被叫去手術房要塞第三顆藥劑,

此時我已經需要老公扶著我走,

走出病房門我哭著說還要多久,

老公也只能說加油

塞完藥劑的毛醫師告訴我,

感覺有進展,

沒意外的話今天早晨就會有結果~

(早晨我聽成零晨,想說18號零晨…)

下午或明天就可以出院,

天啊!這真是個好消息,

後來藥劑讓陣痛更強了,

我連躺著都很不舒服,

索性就坐在陪伴床,

已經痛到躺在老公懷裡,

後來實在真的受不了,

加上剛產房護士有建議可以打止痛針,

她說止痛針不會影響到整個產程,

只是可以讓我的身體舒緩,

讓我生完時不至於全身酸痛,

塞第三顆藥時我也有問毛醫師說我需要做什麼幫助子宮頸快點開,

毛醫師說我只需要放輕鬆,

所以就請老公幫我叫護士來,

一開始護士還說不能打,

說這樣我就不知會痛,

後來我們告訴她是產房護士說可以打的,

可能她有去問吧,

後來9:45她就拿毛醫生開給她的藥進來,

就在此時...我要聽她的話坐回床上,

就在我要站起來的那一刻,

我喊說「不行,我下面有東西要出來」…

炐~我破水了~

護士扶我先坐在廁所馬桶上,

然後她就轉身出去推輪椅,

之後我就被送進去手術房,

如果沒有會錯意,

產房護士和正在動小手術的毛醫師表情都很驚訝,

產房護士還問說怎麼了,

一上去我又是一陣的大抖,

超抖…這是我第二次抖的這麼厲害,

抖到我喊說「我一直抖」,

護士才「好~好~沒事…」的安撫我,

毛醫生在我肚子上輕輕的壓了一下,

我感覺陰道口一直流出大量的水來,

之後毛醫師叫我像「恩大便」那樣用力,

我試了兩次,

一會~毛醫生就跟護士說不行才一指半,

而且他有幫忙撐還是不行,

就這樣我的右手上了點滴,

右手臂挨了剛原本要打的止痛針,

然後毛醫生就去看診了,

畢竟一指半到三指是需要時間的,

IMG_20150518_183411_HDR  

左手握平安符嘴裡一直唸保生大帝,

保生大帝以前是個醫生,

當下沒有人可以幫我,

我相信他知道我的無助,

我相信此時只有他可以幫我快快結束這一切,

竟然已經破水了,

我祈求他幫幫我,

一直唸一直唸…

靜靜的躺著等待,

然後就一直感覺下體有東西流出,

就在此時~我覺得要出來的不是水,

是我的孩子…

接著後來又流出一個東西但它沒有排出卡在陰道口,

就這樣我大叫護士,

因為我不知那個是什麼,

等會卡太久造成感染怎麼辦,

一直喊...一直喊...

等我意視到要看時間時是早上10:20,

我大喊護士告訴她我下面有東西流出來,

她還告訴我說因為破水了那是正常的惡露排出,

我回她好像不是,

她才掀開被子看,

她立馬扣醫生上來,

說引產的出來了,

我鬆了一口氣,

謝謝保生大帝,

祈求註生娘娘記得來帶我的寶貝,

毛醫師上來輕輕壓了一下我的肚子後,

那卡在陰道的東西就古溜的流出來,

毛醫師檢查看有沒有排乾淨,

此時~我大喊我想吐,

來不及了…吐了一些在地上,

產房護士幫我帶上血壓,

拿了個乾淨大垃圾袋放在我胸口避免我又吐了,

看我吐的都是黃色的液體,

她心疼的問我說我都沒吃東西吼!

我就躺在手術台上休息,

產房護士說我二點才能進食,

問我有沒有尿尿,

昏昏沉沉的我竟回她沒有,

結果她竟然開始凖備用具要幫我導尿,

我嚇傻了,才又認真的想了一下,

我早上有尿啦,

休息了一會,

什麼都正常後,

產房婦士幫我用優碘擦拭,

換上新的內褲、看護墊和產婦衣服,

下手術台時我又吐了一次,

護士要推我回病房時告訴我怕我會脹奶所以有開藥給我,

在手術房外面等的老公看到我出來一臉驚恐,

回到病房老公問我「好了?」

我點點頭「好了。」

老公說「這麼快」

我看看地上…我剛流的血水不見了,

老公說是他擦的

下午2點毛醫師幫我照超音波,

確認胎盤什麼的是不是都排乾淨了才讓我回家,

又是回到那殘忍的手術台上,

一幕幕又湧上心頭,

下午5點多在確認一切正常、我也有自然排尿、吃東西也沒有吐的情況下,

我出院回家了。

 

*孩子出來的當下,

我曾經想要抬起上半身看看他,

但我"起不來",

可是在整個療程結束後,

我是自己起身下床的…

現在想想…是不是保生大帝不捨讓我看到?!

無解~但我仍很相信當時他一定有來幫我…

祝福大家

 

創作者介紹

R&Y Dream World

吳小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